周鸿祎谈元宇宙下的数字安全:靠的是顶层设计和联合作战

央广网北京12月29日消息(记者于琦)“元宇宙”,一个源自30年前科幻小说的概念,其热度持续飙升。

据彭博数据显示,全球元宇宙市场规模有望由2020年的5000亿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8000亿美元,CAGR为10%。更有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其实现在来预测‘元宇宙’有多大的市场并不靠谱,市场的大小在于你怎么看待‘元宇宙’。”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接受央广网等媒体专访时表示,“一定不要把‘元宇宙’和VR、3D划等号,这样的话这个市场就太小了。要把‘元宇宙’看成数字孪生和产业数字化,因为全世界所有的产业都值得拿数字化技术重新再造一遍流程,再造一遍关系链,再造一遍价值链,这样来看,‘元宇宙’的商业机会何止8000亿美金。”

在周鸿祎看来,“元宇宙”并不是一个具体的产品,而应该是一种思想,是数字化的一种场景或者数字化层面的高级阶段。

从资本的热捧,到各大巨头纷纷入局,2021年以来,“元宇宙”概念备受市场关注。

北京大学陈刚教授、董浩宇博士这样定义元宇宙:“元宇宙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周鸿祎则把“元宇宙”看成产业数字化或数字孪生。“数字孪生让很多传统行业迈向数字化,进一步改变、重构自己的生产链条,重构自己的业务流程,这也可以笼统地称为‘元宇宙’。但实际上,这个市场非常大,这是整个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市场。”

那么,“元宇宙”是如何帮助传统的企业和传统的行业实现转型升级?周鸿祎直言,“对于传统企业来说,‘元宇宙’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获得公司的支持和资金的投入。”

“传统企业可以利用物联网技术,把企业的生产流程数字化,在虚拟世界里建立对应物理世界管理和生产的模型,在模型上有了数据,就可以进行AI的分析和判断,从而再来修正在物理世界的生产流程。”周鸿祎分析称。

周鸿祎指出,把这一步做到,就迈开了数字化的第一步,也是“元宇宙”的第一步。

“‘元宇宙’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周鸿祎认为,“‘元宇宙’要活学活用,有人往里装VR的东西,有人往里装社区的东西,而我就往里装产业互联网的东西。所以,人人皆可谈元宇宙,人人也皆可做元宇宙,就不要把它变成少数大公司的专利就好。”

元宇宙概念大火的背后,是相关技术日益走向成熟作为支撑。这也意味着,元宇宙的发展所面临的安全隐患可能会变得更加突出、更加复杂。

“一切皆可编程就意味着可编程的地方就会有漏洞,有漏洞就一定会被人攻击。”周鸿祎坦言,“无论元宇宙还是产业数字化,最后的业务核心都是大数据系统。而对大数据发起的攻击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商业模式,叫勒索攻击,一旦大数据瘫痪,所有的业务都必然瘫痪。”

实际上,目前已经发生多起新兴科技风险事件。如穿戴设备或云计算存储资料遭黑客入侵,平台厂商隐私大数据滥用、虚拟货币盗失、使用人工智能制作假新闻等。

《新冠疫情期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游戏相关网络诈骗主要集中于游戏币交易、账号交易、装备交易、代练等场景。受害群体中,00后占比最高,为44.8%。在31岁至40岁中年玩家之中,人均损失高达17289元。

相比于仅限娱乐性质的网游,元宇宙有更广泛的含义。谈及“元宇宙”面临的安全问题,周鸿祎以哪吒汽车为具体场景举例。

“比如我们投了哪吒汽车,过去传统制造业基本是以制造业为主,信息化技术是个辅助提高工作效率的阶段。但现在要全面做智能网联车,这就意味着要实现全方位的数字化。”周鸿祎称,“当从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成智能车厂后,就需要综合运用到大数据技术、多云技术、物联网技术,网络通信技术等,数字化技术和数字化架构都无比复杂,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安全的挑战都会带来威胁。”

在周鸿祎看来,网络安全行业要跟上这个时代的发展,不能停留在过去网络防火墙的年代,甚至杀毒软件的年代,还是用老的技术来解决新的安全问题。

“今天网络攻击的难度在不断地降低,网络攻击的对手又在不断地提升,整个数字化环境使得过去想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想法基本变得寸步难行。”周鸿祎表示,“安全产业应该意识到,原来很多被动碎片化解决安全的做法是不行了,包括传统杀毒软件、防火墙也都落伍了。需要在新的应用场景下,新的数字化技术方面解决安全问题。”

他表示,“当前我们来到数字文明时代,网络安全行业如果继续抱残守缺,停留在网络安全层面,那么大家的作战指导思想、技术产品都可能做不到与时俱进。我认为网络安全行业应该被重新定义,要升维到数字安全产业,才能够匹配今天整个国家的数字化战略,保护好数字文明。”

实际上,网络战每天都在发生,而且网络战不分平时战时。从周鸿祎透露的一组数字中可窥一二。

“360在过去的十年里面累计帮助国家捕获了境外46个APT组织,涉及到对我们国家关键要害部门的攻击活动大概将近4000次,涉及到敏感目标两万余个。仅仅就在去年,我们就监测到有13个针对中国发起攻击的组织,都是中国周边的国家和地区。”周鸿祎称。

“一定要强调两点:一是顶层设计,二是联合作战。”周鸿祎指出,“一方面,不能等到数字系统搭好了再去关注安全,因为安全和数字系统是在一起的,这就需要顶层设计;另一方面,无论是解决大数据的问题还是解决云安全的问题,都要联合作战。要有大数据的分析平台,要把数据全部汇总在一点进行安全判断。”

周鸿祎表示,在数字化时代,“家底”很多,包括数以百万千万计的物联网设备、网络终端、云上服务等,需要把这些家底通过网络测绘方法全部摸清楚,并对每个资源的访问都能进行完整的控制。“应该先把数字时代安全按照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场景进行划分,在此基础上,再把这些问题通过对应的安全解决方案进行处理。”

周鸿祎提倡,在数字安全时代,人的作用是最重要的,人工运营要和大数据的分析相结合。“通过这种能力的组件,基础设施的建设,最后通过给用户搭建一套网络安全运营和服务体系,能够解决七成的问题。”周鸿祎称,剩下三成的问题是通过安全专家运营和细致的分析,通过人力来解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