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未来还是泡沫?

“元宇宙就是一场资本泡沫,很快就会破灭”“元宇宙概念正在走向过度预期的顶点,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这个泡沫一定会破灭” …… 最近质疑、唱衰元宇宙的声音似乎更大了些,尤其在 Meta (原 Facebook )公布了其 2021 年 Q4 财报后——报告显示 Meta Reality Labs (负责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产品以及元宇宙项目)部门全年亏损约 102 亿美元。

与此同时,元宇宙的拥趸们认为从长远来看,元宇宙是“一幅宏伟蓝图”,我们不应以短期的商业成绩来评判它的价值,元宇宙仍然是人类社会的“下一个未来”。两种声音,预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被炒得火热的元宇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美好未来,还是虚幻的泡沫?

在“未来派”看来,元宇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未来人们将不再仅仅盯着屏幕使用互联网,而会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获得真正的沉浸式体验。这种“在场感(the feeling of presence)”也是元宇宙的关键特性之一。扎克伯格在2021年发布会上畅想了元宇宙的几大应用场景,包括娱乐/游戏、社交、办公、学习以及商业化应用等。在未来,人们可以不受时空限制,以化身(Avatar)的形象或前往虚拟世界,或融入现实世界,与他人一起听演唱会、玩游戏、参与工作会议,甚至能够走在古罗马街道上亲身学习、体验过去的风土文化。企业可以在其中投放广告、销售实物或数字产品,新的消费模式将随之诞生,生产创造方式也可能被重新塑造……

这些有关元宇宙的美好畅想或许并非虚无缥缈的捏造,就目前来看,借助元宇宙的入口和钥匙——VR/AR设备,我们至少可以在娱乐/游戏领域看到元宇宙的“初级形态”,现有虚拟现实、人工智能、5G等技术也能够为未来实现元宇宙奠定基础。同时,众多企业也在向这一目标不停摸索,大众汽车的混合现实部署平台、奥迪的生产实验室等等,都可以看作是元宇宙道路上的探索。Meta宣布All in元宇宙后,扎克伯格也是火力全开,在硬件及操作系统、后端基建、底层架构、人工智能、内容与场景领域进行了全方位的投资布局。扎克伯格曾透露,未来每年将投入50 亿美元以支持元宇宙建设,并于2021年9月宣布成立“XR 项目和研究基金”,投入5000 万美元用于开发元宇宙平台。钱到位了,人也要跟上:Meta还计划在欧盟招兵买马,纳入1万名员工一起开发元宇宙。鉴于扎克伯格“放长线钓大鱼”的决心,未来Meta对元宇宙的资金、资源投入大概率会只多不少。

这一决心也给了“未来派”很大的信心——即使现在距离元宇宙的终极形态还很遥远,但类比过去互联网的实现与普及,甚至人类社会的发展进化过程,我们可以预测,元宇宙所构想的未来世界终会到来,这也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元宇宙风口之下有无数乐观畅想,但也不乏批判抨击,如学界质疑metaverse翻译本身便不合理,且涉嫌炒作。对于翻译的不合理性,目前较为主流的观点有两种,一种认为metaverse是一个整体,meta(元,在…之后,超出)与verse(韵文,诗篇…)不可被拆分翻译,若拆分后看“meta verse”,其含义也与“元宇宙”大相径庭。另一种观点认为metaverse可以看作是meta与universe的合体,但这里将meta译为“元”,实在不妥。中文翻译中的“元”,有“根源、起点”之意,但目前看来,“元宇宙”并不是指用于分析宇宙的根本要素。从本质上看,这两种声音不是在争论metaverse应该被拆分翻译还是整体理解,而是要触发大众思考:metaverse以“元宇宙”的身份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但“元宇宙”是否准确、贴切地表达了原词的内涵?毕竟metaverse不是个新事物,但“元宇宙”却实实在在是个被汉化出来的新词。这一新词听起来神秘又高级,似乎更容易刺激到资本的嗅觉,也更便于吹嘘炒作。

那么,抛却对翻译本身的争论,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或许没人说得清。牛津词典对metaverse的定义“A virtual-reality space inwhich users can interact with a computer-generated environment and other users(用户可以与计算机生成的环境和其他用户进行交互的虚拟现实空间)”与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极为相似,我们甚至可以直接将元宇宙理解为一个虚拟世界。而《元宇宙大投资》一书中指出“元宇宙是囊括物理世界、数字化everything的虚拟集合”。这一解释直接将元宇宙的范围扩大到了现实世界+虚拟世界,且未来这两个世界将实现高度融合。这个说法听起来似乎更符合扎克伯格口中的元宇宙,即元宇宙是超越虚拟现实的存在。由此可见,元宇宙可以“什么都是”。所谓万物皆可元宇宙,我们能想到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成为或被塞进元宇宙的概念库中。元宇宙质疑者的顾虑也不无道理——概念越大越宽泛,资本可炒作的空间也就越大,元宇宙也就更有可能被孕育成爆款,引发资本的竞相追逐。

如今,元宇宙在火热局面和此起彼伏的质疑唱衰声中反复横跳。尽管Meta首战成绩不及预期,但在扎克伯格和长期主义者看来,这是新事物出现的必然经历。如华为企业云前CTO蒋国文所说,根据炒作周期模型(Hype Cycle),元宇宙当下还没有跨过裂谷,且由于前期投入大、短期商业价值低以及变现难等原因,股价下跌、成绩难看也在情理之中,但这值得尝试且未来可期。元宇宙或许是概念炒作,是资本的狂欢,但在保持理性与警惕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元宇宙概念之下所代表的核心内涵、关注炒作过后元宇宙的未来归路。

总而言之,元宇宙究竟是短暂的资本泡沫还是美好未来,是否会处处碰壁,很快进入泡沫破灭的寒冬,这些问题不妨暂且留给时间。不必急着踩油门加速,也不急着踩刹车叫停,让子弹先飞一会儿也未尝不可。

李宁先生,万为瞻卓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咨询经理,曾负责及参与公司战略绩效、经营管控、组织变革、供应链优化与变革、IPD等项目,具有多年的咨询行业从业经验,擅长商业分析、战略制定与落地、项目群管理与推动、数据营运分析等。

刘雪宁女士,万为瞻卓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咨询顾问,曾参与项目管理、企业运营模式转型等相关项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