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中的元宇宙:让“子弹”先飞一会儿

日历刚翻过新的一页,各路人马就马不停蹄地开始跑马圈地,其中不乏我们熟知的巨擘,共同上演了一出元宇宙版本的《速度与激情》与《抢滩登陆战》。

1月3日,松下宣布正式进军在线虚拟现实空间“元宇宙”领域,并最快将在春季发售支持虚拟现实(VR)技术的头戴式显示设备、麦克风等3款产品,力争开拓新需求;1月4日,鸿海集团子公司桦汉科技披露消息,谷歌已斥资4000万美元(约2.585亿元人民币)获得该公司4.6%股权,成为其第三人股东,双方将携手进军元宇宙市场。

在刚落下帷幕的CES2022上,虽然Meta和微软两大元宇宙主力军缺席,但展会上的“元宇宙”元素同样浓厚。三星展出元宇宙平台“My House”,通过登录程序生成虚拟形象,参观者可以在“屋内”随意走动、与其他用户交谈,或是购买物品,甚至是搬动桌椅电器;硬件方面,高通宣布与微软合作,开发定制AR芯片以打造更高能效与更为轻量的AR眼镜,TCL发布第二代XR眼镜TCL NXTWEAR AIR、HTC VIVE发布首款VR一体机Inside-Out腕带式追踪器,元宇宙生态正加速落地。

在政策方面,元宇宙技术也被大力鼓励发展,广电总局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中,鼓励产业探索视频主播、数字网红、直播带货等虚拟形象在节目互动环节中的应用;近日,元宇宙被写入上海“十四五”产业规划,提出要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的前瞻研发,推进深化感知交互的新型终端研制和系统化的虚拟内容建设,探索行业应用;在韩国,首尔市政府也在日前将打造公共服务“元宇宙”平台,并将其命名为“元宇宙首尔”,希望借助这一平台提供全新概念的公共服务,按计划,元宇宙首尔将耗资39亿韩元,分三个阶段、约五年时间完成建设和扩充。

据了解,“元宇宙”概念最早在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文森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提出,原为“Metaverse”,Meta表示超越,verse表示宇宙,翻译过来即“超越宇宙”。从目前来看,“元宇宙”其中一个比较清晰的形象,是类似于科幻电影《黑客帝国》、《头号玩家》里描述的,由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人工智能(AI)等前沿技术支持、组成的一个虚拟时空间,它脱胎于现实世界、但又与现实世界互相影响,在这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的时空间内,人们有着一个自己的虚拟化身,可以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社交,通过生产或者工作获得资源,去体验不同的人生。

而从科研人员角度来看,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不过,元宇宙仍未有一个清晰的公认的准确定义,VR/AR产品可以是元宇宙,虚拟主播可以是元宇宙,电视可以是元宇宙,游戏可以是元宇宙,甚至连白酒,也可以是元宇宙,“元宇宙”仍是一个不断发展、演变的概念,而其现在就像一个装不完的箩筐一样,不同参与者以自己的方式不断丰富、或者放入他们想要的含义。

实际上,如果仔细留意,“元宇宙”的不少观点和概念都并非是新鲜玩意,其中一些更是经典概念换了个包装重生,颇有“新瓶装旧酒”的味道,至于为什么元宇宙会突然“爆火”,有分析人士向西柚分享了观点。

从目前来看,“宅经济”的井喷,外加不断起伏反复的疫情削弱了人们与现实世界的关联,反而让虚拟交互需求与日俱增,线上发布会、演唱会、展会,远程协作与混合办公成为常态化,数字化社会的形象也愈发明显;从技术层面来看,5G、AI、VR/AR、区块链等前沿科技的成熟以及落地,也为搭建元宇宙舞台提供了必要的基础。

然而,所谓过犹不及,“元宇宙”的爆火,也迎来了不少争议。百度副总裁马杰曾表示,“元宇宙”领域“蹭车的太多,真假难辨。”事实上,据央视报道,有不少不法分子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等高科技旗号作为幌子进行诈骗;在股票市场,早前多家元宇宙相关概念股暴涨,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现有主营业务、主要产品与元宇宙概念的关联性。

不过,分析人士也认为,无论“元宇宙”是“虚火”还是“真火”,它都成功制造出一个让全世界集中审视的机会,究竟是在水中捞月还是通往未来的道路,在下结论前不妨先让“子弹”飞一会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